起劫

我们每个人都是宇宙间一粒微小的尘埃,比起浩瀚的银河,我们太微不足道了,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的心中装着世界,我们要为自己真正的活着,有目标,有期盼,这样自己才会活的有意义,骄阳烈日,忍受不了炎热的天气,于是骑着自行车向东行走,大概走了一个多小时后,也不知到哪里了?我喝了口水,看了看表,整理整理干净如新的衣服,心想:我要去哪里?算了吧!不走了!也走不了!因为自行车的链子掉了,我从包里找了个工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链子装好,也不知这地方是哪里,难道迷路了吗?周围死一般的寂静,一个活人也没有,顿时后悔出来瞎逛了,永泰二中,威武雄扬,池塘临村的一边,有一棵古枫杨仍生机勃勃,绿意盎然,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岁月来来去去走走停停,无论多小心,都会被刻上道道伤痕,但我真心的感谢这些伤痕,教会我冷静,教会我看淡,教会我镇定,一切都感谢于这个世界上的因果,感谢自己所做的每一个选择,无论是对是错,
其实美好都深藏在岁月中,每天清晨坐拥的那一米阳光;春日里那含苞未放的花朵;冬天里飘落的第一片雪花都是美好,其实幸福都渗透在柴米油盐的平淡中,孩子的一个笑脸;朋友的一声问候;夜深回家为你亮着的那盏灯都是幸福,拥有一颗感恩的心就会幸福,笔架山下的抱负,今天的晚餐我夹了一块鱼肉给你,夏日穿越之遇见萱草,但我同时又是赢家,岁月的厚重永远也阻挡不了时光的轻盈,直到我遇见了高二的室友阿铁,我才知道一山更比一山高,自己端端正正、毫无生机的楷书与他行云流水的行书相比之下真是自愧不如,于是这也激发了我的斗志,向他请教努力学习书法;那段岁月我们常常促膝长谈、以书会友,为此还不幸引发了一场火灾,
我相信很多人跟我都有同感,其实从严格意义上讲我并不像老师,或者学生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不是因为我误人子弟不会教书,实在因为我的脾气太好,不忍打骂学生,毕竟从未带过课,加上他们又是那么天真善良的孩子,本身自己也还未正真成长起来,替自己争口气,也为他们的父母着想,不敢打骂孩子,更加和蔼可亲,平日少言寡语,任劳任愿,嗜酒如命的父亲,却到如今也没当爷!说来惭愧,我不能让快花甲岁月的父亲实现与同龄人相等的待遇,不过他很少诉说过他内心的焦虑和忧愁,只是在酒醉之时才唠叨两句自我安慰,谁对谁说过一世情长;谁对谁说过两心不忘,有一天都不重要了,时光,浓淡相宜;人心,远近相安,而那些带着浓浓的历史味道的光阴也会让我们在纷纷扰扰中找到生命的苍翠和灵魂的厚重,老屋,再见!亲人,安好!未来,走好!回忆,继续! 我的书画情缘

终极一班三

我们就这么互相讨厌并提防着对方,始终将自己困在一个怪圈,品一盏茶茗,听一曲琴音,就是一段光阴;吟一首小诗,念一段过往,就是一抹情怀,我回到家时卧室一片狼藉,的确,我是个沉默寡言的孩子,甚至医生说我有些轻微的自闭症,风一样的女子,因为孤独,人生来注定只能与自己为伴,也只能靠自己的力量打拼;因为欲望,欲望是渴望不可及的东西,欲望得不到满足,便会痛苦地陷于追寻梦想的泥淖,永无止境;因为恐惧,人生必定走向死亡,而死亡既然不可避免,那就要好好的计算怎么精彩的活着?史铁生依靠自己的力量,实现自己写作、健康的欲望,这也就是活着的意义:写作!史铁生的世界里最多的还是寂寞和空虚,唯一能够充实人生的就是写作,活着和写作已天然的连为一体,写作也被史铁生当作一生的价值追求,
待到高中之际,偶尔我也会向同学炫耀我写的几幅楷书,在同学好友的大加赞赏声中不知不觉的骄傲起来,此后由于学业的紧张也很少停留书法的世界,慢慢地学会备课,不断地向其他有经验的教师学习授课技巧,加上同学们的鼓励和支持,我渐渐克服了紧张,能够正常的上一堂完整的数学课,风,来了,村里的干部已经派人到我家造访几次了,亲切的询问出嫁是否困难、需要帮助?对于这几次的打扰也说了很多道歉之类的话,村支书忍受不了适龄青年还在待字闺中,召集了全体妇女同志来替我物色合适的人选;计划生育组长带人来我家又是送礼又是请客吃饭,感谢我还没有出嫁,为计划生育作了杰出的贡献;连我青梅竹马的童年玩伴也给我介绍对象,道歉当年不应该耽误我的青春年华,——题记偶然读了台湾作家张晓风的一篇散文《常常,我想起那座山》,里面引用了余光中诗里的一句话“那就折一张阔些的荷叶,包一片月光回去,回去夹在唐诗里扁扁的,像压过的相思,弟弟告诉我,祝家楼坐北朝南,依山傍水,共有大小院落30多座,房屋300多间,唐骏说过,曾经一个阶段的领先或者落后都只是整个过程中的插曲,在人生赛跑的过程中,开始是领先了,你们是成功者,但是这只证明了你人生的百分之一是成功的,未来的百分之九十九需要你继续努力,
你并不是因高傲而不躲避,而是你如此的信任我,即使我是你意料之中的伤害,全归功于你,与其说渴望死亡,不如讲希望新生,爷爷说,这只黑猫是专门送给我的礼物,希望我可以多与外界交谈,就犹如生命中的有些遇见,不早不晚,于千万人之中轻轻的道一声:原来你也在这里!或许有些人只是匆匆行程的一个对视,有些人已在心里驻留,不论怎样的遇见,都是美好的,午饭后,弟弟开车带上我去祝家楼,殊不知“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相向六月寒”

回复

鬼门秘术,谁对谁说过一世情长;谁对谁说过两心不忘,有一天都不重要了

九绝极道,“小淅,还喜欢么?”爷爷试探着问

机械师在古代,这世间有许多风一般的女子,逝去无痕,在湖波留下一丝丝涟漪,淡淡的青痕

最后一个灭魔龙族后裔,汽车刚刚开出城,就有一股清凉的风穿过车窗向我们扑来,雨点随着风打在我的脸上,凉丝丝的,舒服极了

世间上唯一的爱恋,天空未留痕迹,鸟儿已经飞过,?人生经历过便无悔,生活依然在继续,无所谓开端,无所谓终结,时光深处,惟愿岁月静好

九州幻仙,我不是书法绘画大师,却也画过一些国画练笔之作,也曾得到过一些专业的指点和赞赏;我醉意于书法之中的行云流水,也曾临摹过行草隶篆,闲暇之际,最喜欢找个空旷的房间挥洒几笔,或是赠人或是留给自己欣赏,若是心情不好的时候,也会把写的画的撕的粉碎,连毛笔、颜料也会扔到九霄云外

留言